服务热线:

电玩车车
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电玩车车 >

21.筋疲力竭

来源:天天娱乐官方平台 编辑:admin 时间:2017/12/18

(我從不懷疑人類會與魔鬼進行抗爭,即使必須付出高昂的代價。)
雨水帶來的不是蕭瑟,而是恐怖。
綱吉有點想家,他的臉所接觸的潮濕泥土並不屬於他,他的家在遠遠的海洋彼端,一個他再也沒有辦法回去的地方,因為他的出現將會伴隨著破壞與死亡。所有的人都知道他的感受,他們經常要像局外人一樣思考、一樣過活,從來沒有忘記每個職稱的背後都僅僅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。
冰涼的雨水貼著他前額的頭髮流淌而下,和著血液滴落在草地上,更多雨水不斷從正上方傾洩而下,他就躺在天空底下,頭頂上那層漆黑的雲充滿重量與壓迫感,好像隨時會倒塌下來,他的雙眼因為強烈的戰慄而幾乎睜不開,浸濕的衣物讓他全身發冷、意識模糊,卻降低了疼痛感,像是麻醉生效的微醺感。
很久沒有誰能夠像這樣擊中他的身體中央,他覺得自己似乎又變成了那個弱小的、什麼都不會的蠢蛋綱吉。為什麼為了生存要受這樣的屈辱?在下沉的意識中,所有他認識的人與話語如激流沖過腦海。
(不要進去那個房間。)
(你要小心。)
他不能遵守跟京子的約定,那是一種無法抗拒的暗示,越是禁止,越是感到掙扎;他並沒有特別在意那是否可稱為約定,而且他連保護自己也做不到,只能為了生存而無止境地戰鬥並受盡痛苦。他突然覺得自己大概再也回不去了,也許真的會死在夢境裡。
他真的覺得累了。
(如果可以……真想再見到京子一面。)
在他閉上眼睛之前,他真的看見了她。
京子不知何時站在他們身後,執槍指向毀掉半張臉的怪物。如果這是制裁者的形象,也許那瑟縮發抖的雙手、緊咬嘴唇勉強抑制哭泣的表情太過缺乏說服力,更像一簇脆弱而不起眼的火花,隨時會在驟雨中湮滅。
……也因為脆弱,「希望」成為一種稀有的贈與。
京子不可能喜歡涉足危險,但她可以理解為了活命而爭鬥,即使他們可憐得猶如被懸在一個拳擊用的沙包裡,被現實擊打的只剩一身皮肉、鮮血和痛苦。綱吉也不喜歡,但是他承認,痛苦讓他變得更強了。他努力保持自己的清醒,並且相信所有的傷口終將癒合,但是他猶豫不決的內心不會,無論他經歷過什麼,都只是在反覆切割他的傷口。
他想過放逐自己、前往一個遙遠的地方,那是深深埋藏在霧和雲裡的城鎮,輕易的讓他迷失了自己,就如同他的回憶。倘若現在發生的一切是對於他的自私及偽善的反噬,那麼它真的發生了,他在怪物的眼裡看見了自己的倒影,他終於相信他早就已經變了,